红星牌文图商标遭侵权 法律上该怎么判

发表在 诉讼案例 2017/10/09 16:48:00 阅读()

商标侵权如果通过正确的途径是可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商标侵权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如果生活中遇到商标侵权的事情 该怎么办呢?下面河南扬善律师事务所分享一篇商标侵权的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您!

被告金某与第一原告某公司、第二原告朱某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原告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金某:

1、立即停止销售侵权产品;

2、赔偿原告公司经济损失4万元;

3、承担原告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4149元(含购买的商品400元、公证费600元、律师代理费2000元、差旅费1149元)及本案诉讼费用。原审法院于2014年1月一审民事判决,金某不服该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于受理本案后,开庭审理了本案。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第214169号“红星牌”文图商标的原注册人系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安徽省分公司,核定注册分类为第16类,核定使用商品为宣纸,1985年11月30日经依法核准注册商标被转让至安徽省泾县宣纸厂。该商标有效期续展至2014年10月29日止。第5341204号“红星”文字商标系安徽省泾县宣纸厂注册,核定注册分类为第16类,核定使用商品为“宣纸(用于中国绘画和书法)、裱纸、绘画用纸、蜡质、复写纸、包装纸”,注册有效期从2009年12月21日至2019年12月20日止。

2013年3月11日,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公证处出具(2013)宁白证民字第7117号公证书,载明:申请人吕菁翎受宣纸公司的委托,于2013年3月1日以其个人名义向该公证处申请对购买相关产品的过程进行保全证据公证。2013年3月2日11时26分,公证人员蒲某、戴某与吕某一同来到位于开封市宋都御街内的一处悬挂“徽宝轩”招牌的店铺。首先吕某对该店铺门头进行拍照,然后在该店内,随行人员李某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购买了“红星宣纸册页”一本,消费过程结束后该店铺提供了《河南省国家税务局定额发票》和“店铺名片”。所购物品由公证人员带回至该公证处拍照。所购物品经该公证处公证人员封存后交吕某留存。宣纸公司为此支付了购买商品费用400元、公证费600元、律师费2000元、差旅费1149元。

原审法院当庭拆封由公证处封存保全的涉案册页后发现册页封面、封底以及外包装盒上均印有“红星纸册页”字样。宣纸公司出具证明:(2013)宁白证民内字第7117号公证书上所指的购于开封“徽宝轩”的产品非该公司生产,其表示该商品系擅自使用“红星”商标的侵权商品。

宣纸公司提供的购物发票、店铺名片均显示店铺名称为龙亭区徽宝轩文化用品商行,查询企业基本信息显示:工商登记字号为龙亭区徽宝轩文化用品商行,属个体经营,负责人为金凤,经营范围为办公用品、字画、工艺品、红木家具,零售。

金某提交的徽艺轩销售清单以及河南某物流有限公司运单显示其于2011年11月20日从徽艺轩朱某处购买4号红星册页4本。朱某认可该销售清单上显示的4号红星册页是从其处购买,并提交了艺宝堂的销货清单,该清单显示2011年6月1日朱某从艺宝堂购买了4#红星册页30本,并提交证据证明艺宝堂的翟雪平在2011年即是宣纸公司的经销商。但朱志良表示本案诉争的“红星宣纸册页”不是其2011年11月20日销售给金凤的红星宣纸册页。

原审法院认为:宣纸公司系第5341204号“红星”文字商标和第214169号“红星牌”文图商标的专用权人,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国家法律保护。金某所售的涉案商品使用了“红星”字样,侵犯宣纸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金某辩称其销售的商品有合法来源,但其进货商朱志良明确表示该涉案商品与销售给金凤的4本商品不一致,金某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该涉案商品与其在2011年11月20日购进的商品是同一商品,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原审法院对金某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第五十六条规定:侵犯商标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宣纸公司未能证明金凤所获之利益,亦未能证明宣纸公司因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故原审法院综合考虑被侵权商标和企业名称的知名度、涉案商品价格、个体工商户的经营规模、侵权情节、后果以及宣纸公司因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金凤赔偿宣纸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7000元。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一、金某立即停止销售侵害“红星”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二、金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宣纸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7000元;三、驳回宣纸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904元,由金凤负担。

金某上诉称:1、涉案侵权商品红星宣纸册页是朱志良2011年11月20日销售给金凤的,该册页系朱志良从安徽泾县艺宝堂翟雪平处购进。金凤提供了销售商品的合法来源,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金某共购进4本册页,每册240元,销售一册获利160元,全部售出也仅获利640元,原审判决酌定赔偿宣纸公司7000元损失过高。原审判决关于诉讼费用负担也不合理,宣纸公司起诉标的太高,应自行负担败诉部分的费用。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宣纸公司的诉讼请求。

宣纸公司辩称:金某没有证据证明其销售的侵权红星宣纸册页有合法来源,其提供的所谓合法来源的经销商朱志良否认系从其处进的货,因此金凤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适当,应予维持。

朱某辩称:1、朱某提供了完整的进货渠道和进货凭证,朱某进货来源于宣纸公司的合法经销商。2、朱某承认与金凤发生过红星牌宣纸册页交易,但涉案的红星牌宣纸册页不是金凤从朱志良处购买的。朱某认为宣纸公司提供的2013宁白证民内字第7117号公证书证据保全过程存在瑕疵,公证处并非对购买过程进行现场公证,而是购买后进行的公证。

根据各方上诉、答辩情况,本院归纳本案争议焦点为:

1、金某销售的产品是否从朱某处购买?

2、原审判决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够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据此销售侵权商品者如不承担赔偿责任,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不知道系侵权商品,二是证明商品的合法来源。金某与朱某从事宣纸销售行业多年,朱某2011年与宣纸公司二级经销商艺宝堂有业务往来,金凤与朱志良对于宣纸公司的市场销售价格应该明知。从涉案商品的进货价格、销售价格与宣纸公司的批发、零售价的差距可以推定,金凤与朱志良对于二者买卖的红星宣纸册页系侵权商品是明知的。因此即使金某证明了其销售的红星宣纸册页的合法来源,亦应承担赔偿责任。

  以上是我们所成功代理的一件商标侵权事件,生活中哪些问题是可以构成商标侵权事件呢?河南扬善律师事务所总结如下所示: 

  具备下述四个构成要件的,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侵权行为:

  1.必须有违法行为存在,即指行为人实施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行为;

  2.必须有损害事实发生,即指行为人实施的销售假冒商标商品的行为造成了商标权人的损害后果。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商品会给权利人造成严重的财产损失,同时也会给享有注册商标权的单位等带来商誉损害。无论是财产损失还是商誉损害都属损害事实。

  3.违法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即指行为人对所销售的商品属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事实系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

  4.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必须有因果关系,即指不法行为人的销售行为与造成商标权人的损害结果存在前因后果的关系。

       温馨提示:

  如您有疑问,请在线咨询本站专家律师团队,咨询热线:0371-55571889


 

 

上一篇:利用借款进行非法集资 再审遭拒绝 下一篇:企业遭遇商标侵权洪流 该怎么办

荣誉墙

当事人的满意,是我们服务的最大动力!

2011年郑州市管城区律师工作先进集体 2012年郑州市管城区法律服务工作先进集体 2014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5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6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7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