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打架认定工伤,法院怎么判?

发表在 法律知识 2018/07/09 10:30:00 阅读()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个人的生命在时间长河里都不过是弹指一挥,能于茫茫人海中相遇,至少是百年修来的缘分。如若有幸能在同一个环境中工作,成为朝夕相处的同事,更是生活馈赠给你的一个厚重礼物,当倍加珍惜。人与人相处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艺术,孟子“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同事之间应相互尊重,与人为善,学会包容,多看别人遇事存一分豁达,以一个平常的心态来对待。如此,工作中你一定会收获更多的真诚和快乐。知道自己没那么重要,地球开了谁都会照常运转。常言道:“相见容易,相处难”,道理似乎都懂,但日常工作中因观点争执或其他原因,也难免发生摩擦磕绊,轻的唇枪舌剑,重的拳脚相加。那么,如果一方因此而受伤,其是否属于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给予定性?下面,河南扬善律师事务所的小编整理一则案例为您详细解读,也请各位在工作中能求同存异,和平共处。

 

案情2012年6月25日下午,汕头某玩具公司员工张某在工作过程中因货物打包问题与同事杨某发生口角后互相打架,用胶纸机划伤杨某的面部,杨某用剪刀刺中张某的后背及腹部,致双方不同程度受伤。张某受伤后被送往医院治疗。后经法医鉴定,结论为:外伤胸脊髓损伤、多处创口、左下肢不全瘫、左侧胸腔积液,属重伤。2013年1月30日,张某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因杨某涉嫌故意伤害一案处于刑事公诉阶段,社保部门作出对其工伤认定申请中止处理的决定。2013年2月27日,法院对杨某涉嫌故意伤害一案作出刑事判决。

2013年5月9日,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张某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予以认定为工伤。

2013年7月l2日,公司不服工伤决定书,向汕头市政府申请复议。市政府维持了《认定工伤决定书》。

公司不服,于2013年10月14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认定工伤决定书》。

律师评析工伤认定是劳动行政部门依法对劳动者在工作或视同工作过程中因操作不当或其它原因造成了对人身的侵害,为了鉴定该侵害的主体而对过程进行的定性行为。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对工伤认定问题发生争议,当事人可向当地劳动行政部门的社会保险行政机构申诉,也可以向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由劳动行政部门的社会保险行政机构处理的,当事人对其认定结论不服时,可依法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对<工伤保险条例有关条款释义的函》对此款项作了进一步的明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中的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指受到的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该规定明确了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法定情形,只要符合上述法定情形,职工所受伤害无论是否由第三人侵权引起,都应当认定为工伤。关于工伤认定的要素,具体总结如下:

1、从工伤认定的基本要素看,按照国务院新《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项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对工作原因的理解也不能仅限于表面的含义,而应当结合社会生活常理,遵循逻辑规律,从而对立法本意做出正确理解。劳动者之间因言语不和,也是与工作具有一定的关联性,李某与朱某非个人恩怨,又非其他原因的私人报复而引起的打架致伤残,李某的工作动机是为了单位利益,并非为自己谋取私利。

2、从工伤认定的立法精神看,我国对工伤认定的立法精神是最大可能地保障主观上无恶意的劳动者,因工作或与工作相关活动中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后能获得医疗救治、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的权利,重在保护与用人单位相比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在工伤认定的有关法律条文规定笼统、列举不明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审理工伤确认案件时,往往尽可能地朝着有利于劳动者利益的角度理解,使因工受到伤害的劳动者,在受到伤害后能在经济上得到救济。

3、从立法目的的考虑。新《工伤保险条例》第1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国家设立工伤保险制度的首要目的是为了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保障因工作造成伤害的劳动者能够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

4、从工伤认定的归责原则看,《工伤保险条例》中对用人单位实行的是无过错责任,劳动者违反安全章程造成伤害,即使自身存在过错,用人单位也不能免责。因此造成的伤害责任自负,这种观点是不成立的。

5、从现有的法律规定来看,《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前提条件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是两个必须同时具备的条件,同时还得是“因工作原因”而受到的负伤、致残或者死亡。事故伤害是指职工在劳动过程中发生的人身伤害、急性中毒事故等类似伤害。

2)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工作时间前后”是指非工作时间内,具体讲是开工前或收工后的一段时间,譬如上班时间为9点到12点然后又14点到18点结束一天的工作,但是职工提前在8点30分到岗或者下班后做完收尾工作时间到 18点半等等,均可以认定为“工作时间前后”,但是有一点则特别重要,其目的必须是从事预备性或收尾性工作,比如为启动机器做准备工作,或者关闭机器后收拾与工作有关的机器、工具等。

3)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必须同时具备,并且必须是在履行本职工作,这里受到的伤害是“非工作原因”,是来自本单位或者外界的 “暴力、意外等”所致。打比方,有人在职工履行工作职责的时候蓄意对职工进行打击报复,对其人身进行直接攻击,致使职工负伤、致残或者死亡等。

4)患职业病的。即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

5)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因工外出期间”含因工出差以及因工临时外出办理业务等,同时必须是在发生事故时正在履行工作职责,即因工作原因外出,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时下落不明。

6)职工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发生事故的,亦可认定为工伤。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最高院关于工伤认定的司法解释(2014年9月1日起施行)“上下班途中”指从居住的住所到工作区域之间的必经路途,必要时间所发生的人身伤害事故。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还应该增加关于非法驾驶的问题,这种问题一般驾驶二轮摩托车居多,对于非法驾驶(无证驾驶的)的,达到交通肇事程度的,不予认定工伤。

7)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这是一条法律上的兜底条款规定,由于工伤事故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不仅需要专门的法律、行政法规的规范性强制性规定,也需其他法律法规做出相应调整,对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也应当纳入本条例调整的工伤范畴中。

另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视同为工伤:

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两个条件须同时具备:“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是指:其一、职工突发与工作无关的疾病导致死亡。如果是与工作有关的疾病而导致死亡,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认定工伤。其二、在工作岗位上突发与工作无关并没有导致立即死亡的疾病,但是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为工伤。

2)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

3)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工致残,已取得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针对转业军人的保护,军人在战斗中或者在履行职责中负伤致残,依据《革命伤残军人评定伤残等级的条件》之规定,军人伤残对于经有关部门评残,取得伤残军人证的退伍军人,如果在用人单位旧病复发,视同为工伤。这主要考虑到革命军人为国家利益已经付出代价,为切实保障革命军人的利益而做出这样的规定。

提醒注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 “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获得民事赔偿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工伤认定申请或者不 予认定工伤决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已经作出工伤认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未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尚未获得民事赔偿,起诉要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

即发生工伤后,受到第三人侵权的工伤职工可同时主张侵权行为损害赔偿和工伤保险给付,但其最终所获得的赔偿或补偿,以实际损失为限,不得超过其实际遭受的损害(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

结合本案认定张某是否工伤的关键是看其受到杨某的伤害是否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

首先,张某在工作过程中因货物打包问题与同事杨某发生口角,杨某上前推张某,双方相互动手打架,张某用胶纸机划伤杨某面部,杨某用剪刀刺中张某的后背及腹部致张某重伤。张某在本案中虽有一定过错,但张某打架的行为并非犯罪行为,该过错并不能成为不认定为工伤的理由。其次,张某受伤是因工作问题争执造成的,并不是由个人恩怨引起的,与其履行工作职责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符合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伤害的情形。

工伤保险是职工依法享有的一种受益性的待遇,张某杨某打架的行为并不构成《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根据劳动法侧重保护劳动者利益的立法精神与合理性原则,本案应认定张某构成工伤

一审法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暴力”并未界定何种性质的暴力行为,亦未明确将因触犯刑律上的“暴力”伤害排除在外。故此,应从广义观点理解条例所规定的“暴力”行为,该规定的出发点是告诫用人单位保护劳动者的人身安全,适当向处于社会弱势的劳动者一方倾斜。且张某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刑事制裁,不存在该条例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的问题。故张某与杨某之间因货物打包问题引致打架斗殴而导致的暴力伤害不影响对其工伤性质的认定。

故判决维持《认定工伤决定书》。

二审法院根据已发生法律效力刑事判决确认的事实,张某所受到的伤害是因杨某故意伤害造成。事件虽然发生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与工作有着某些联系,但并不是直接的因果关系。在认定此类工伤案件中,应将因个人恩怨所引起的造成他人伤害,与在工作过程因工作环境、工作条件等原因受到意外伤害两种情形严格区分开来。本案中张某所受伤害的直接原因是杨某故意犯罪所致,且张某自身存在一定过错,事情由普通口角演变成一起刑事案件,最后导致张某伤残。

因此,张某受到的伤害结果系杨某的故意犯罪行为所致,并非因履行工作职责原因受到的意外伤害,也并非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事故伤害,其情形不符合认定工伤的规定。将本案认定为工伤,实际上是将故意伤害案件的经济责任归于企业承担,显失公正,也不符合合理性原则。

撤销一审判决,撤销《认定工伤决定书》。

高院再审张某可否被认定为工伤,关键在于其受伤是否因履行工作职责所致。

本案中张某受到伤害的最初的起因,是其在工作场所、工作时间内,正在履行工作职责时,因“货物打包”这一工作问题受到同事杨某的责备,继而争吵、打架。虽然张某存在过错,但其过错不属于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不影响其工伤认定。

二审判决以张某所受伤害与工作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不予认定本案中张某受伤是因履行工作职责所引起,对工伤认定中因果关系的把握过于严格,不利于合理合法地保障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的权利。

本案审理中,也没有证据表明张某与杨某二人存在其他的私人恩怨,认为是因个人恩怨造成暴力伤害,亦缺乏依据。杨某构成犯罪的行为结果,不影响对张某是否属于工伤的判断。

据上,社保部门认定张某为工伤并无不当,法院应予以维持。二审认为因为杨某的犯罪行为造成伤害不应由企业承担工伤赔偿责任没有依据,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最终,高院判决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法律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 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组织和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下称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以下称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组织的职工和个体工商户的雇工,均有依照本条例的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

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第十五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

(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

(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

第十六条 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一)故意犯罪的;

(二)醉酒或者吸毒的;

(三)自残或者自杀的。

上一篇:输液过敏死亡,医院怎么担责? 下一篇:拖欠房屋租赁费用,能否解除租赁合同?

荣誉墙

当事人的满意,是我们服务的最大动力!

2011年郑州市管城区律师工作先进集体 2012年郑州市管城区法律服务工作先进集体 2014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5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6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7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